如果經過測算,收入沒有明顯區別,且都受物價影響較大,不做更細緻區分不為過
  這兩天,三亞拿兩個多億普發紅包,讓公眾對“物價補貼”這項制度的關註度明顯提升。
  什麼叫物價補貼?說白了,就是個“揭鍋補貼”。經濟要發展,一定程度的通貨膨脹率總避免不了;而一個社會總會有低收入者。物價上漲,這部分人生活便大受影響。從制度設計的初衷看,與物價聯動是要件,保障低收入者是重點。
  所以,按戶籍人頭一概發,從形式上看顯得扎眼。這不是眉毛鬍子一把抓嗎?
  不能光從形式出發。要評判做法應不應該,還是要深入觀察:是否真的不辨貧富。
  細看三亞市的說法,這樣補貼法,還挺合理。
  一般的城市,無論是本地人還是外來戶,都有窮有富,財富跟戶籍的關係比較混沌。三亞不一樣,外來游客明顯富裕。這從過年時候上萬元仍訂不上房間上,可以獲得感性印象,本地人怎麼也攆不上。道理很簡單:三亞是中國的“陽臺”,到這裡來度假、休閑的,是全國範圍內花得起錢的人。這些人也捨得花,物價一下子就奔一線城市而去了,而從事普通工作的廣大本地人,拿著三線城市的收入,當然普遍都感覺吃緊。都吃緊,都補貼,在理。
  五部委的通知中明確規定,主要保障低收入者,但可根據實際情況擴大保障範圍,三亞此舉也有章可循。
  有人可能會說:我就不信,本地人一個富的都沒有?
  要回答這個問題,就要涉及另一個維度:可操作性。我們常常反對政策執行中的“一刀切”,因為太粗疏。按說,根據每個人的不同情況,各設計一套落實方案最精細,但這實際上不可能。首先是技術和能力跟不上,無法收集海量的信息;更重要的是這樣做需要極其龐大的行政成本。執行者必須找一個均衡點,做適當的簡化。英國曆史上,收稅曾經以窗戶數量為依據,因為它足夠簡明,並且大體能體現財產多寡,便是一個例證。具體到三亞,如果經過測算,本地人收入沒有明顯區別,且都受物價影響較大,那麼,不做更細緻的區分,並不為過。
  說到底,三亞這個城市太特殊了。對於別的城市來說,只要能按照“與物價聯動”和“主要補貼低收入者”這兩個要件去落實,應該就可以,當然不必一律普發。  (原標題:這裡的紅包該普發(民生觀))
創作者介紹

包包

dm14dmji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