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丹江口水庫初建到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完成,漢水流域八十二萬移民,在長達五十餘年的歲月里,為了漢江中下游的安瀾,解救北方水困境,他們背井離鄉,痛失家園。其間所經受的巨大磨難,北方受水區人也許並不知道。北方人不知道自己所處的乾渴處境,不知道水源區人民的犧牲與奉獻,有的甚至不知道中線調水工程,甚至有人不屑知道,認為有沒有水那是政府的事。(12月3日《人民日報》)
  儘管按照聯合國評定標準,中國屬於極度貧水國家,人均水資源量僅為兩千立方米,是世界人均水量的四分之一,相當於美國的四分之一,日本的二分之一,加拿大的四十四分之一,在世界排名第一百一十位以後,被聯合國列為世界十三個貧水國家之一。尤其是包括京、津、冀在內的北方十六省市,人均水資源全部不足幾百立方米,已是生存極限缺水。3年前(2011年)的5月,北京水資源一度告急——人均水資源量降至僅有一百立方米。這個數字僅是中東沙漠國家人均水量的三分之一。但是這麼多“恐怖”的數字,早被水管里每天流出的水,稀釋得幾近於無。
  水量短缺危害在哪?一是水量短缺大量打井,大地被打成了篩子。超采地下水源,最終出現最大達九萬平方公里的漏斗區。漏斗中心區地下水最大埋深已達二三百米,地面沉降最大已到二點六米。造成土地沉陷、房屋開裂、建築物傾斜倒塌,以及海水倒灌,土壤污染,莊稼枯死!北方因為缺水,三億多人用不上健康、衛生的飲用水。中國每年發生成千上萬起環境污染糾紛,因環境和水污染問題引起的群體性事件年年遞增。
 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,投入巨額資金的南水北調工程,壯烈地進行著。說“壯烈”,是因為這不僅是錢的問題,而且有上百萬移民背井離鄉的心酸。當然今天的移民,亦非上個世紀所能相比,有著“移得出、穩得住、能發展、可致富”的要求,但畢竟是遠離故土、鄉愁無寄,有一個勞作方式是否適應,生活習性是否習慣的問題。何況上世紀,僅丹江口四十八萬庫區移民,人均區區幾百元遷建費,還要統一使用,並不發給個人。後來出現成千上萬移民返遷,哪怕一路乞討要飯,也要回到故鄉;但故鄉已經沒有容身之地,他們成了“黑人”,成為—個龐大的游民群體。就是在飛速發展的改革開放時期,庫區有的地方禁止建設,讓他們錯過了致富的時光。
  這麼巨大的犧牲,人們現在愛惜水嗎?不說人們普遍用水不知節制,就是中水利用,也是發展緩慢。而人均4倍於我國的的美國、人均44倍於我國的加拿大,中水回收率已經達到90%,發明“霧水收集法”等。相反,我們這個總愛詩意大江大河的民族,總愛用“母親”這個崇高字眼比喻江河的地方,老是向母親身上傾倒污水,幾乎到了無河不污的地步。這無疑說明,我們面臨的缺水風險並不是人人知曉;節水惜水的自覺意識,也遠遠沒有樹立起來。
  是的,如今每一位受南水北調潤澤的人,都應“懷一顆感恩的心,莊嚴向南一鞠,說一聲‘謝謝’,然後倍加珍惜每一滴來之不易的生命之水。”(梅潔《為了潤澤北方大地》)不然,怎麼對得起悲壯的犧牲,怎麼對得起真實的歷史。
  文/雷鐘哲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以生命的名義向南水北調移民致謝)
創作者介紹

包包

dm14dmji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